斯里兰卡总统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9日解散议会,宣布明年1月5日举行议会选举。

  西里塞纳10月26日解除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总理职务、任命一名新总理,触发这个南亚国家政治局势紧张。

  【散议会“释压”】

  总统西里塞纳9日深夜签署公报,除宣布解散议会,确定2019年1月5日举行议会选举。公报说,可在11月26日以前提名新一届议员人选,新一届议会明年1月17日复会。

  作出解除总理职务等一系列决定一天后,西里塞纳10月27日宣布暂停议会活动至11月16日。数以千计民众10月30日走上首都科伦坡的街头,要求总统立即让议会复会。

  政局动荡开始阶段,议长卡鲁·贾亚苏里亚致信西里塞纳,警告议会持续休会将产生“严重不利后果”。他10月31日深夜与总统会面,要求对方让步,后者一度妥协。

  法新社报道,过去两周,西里塞纳三次同意议会复会,随后又改变主意。

  解散议会让西里塞纳任命的新总理马欣达·拉贾帕克萨免于接受议会表决,可望留任看守政府总理至新一届议会产生。

  【总理缺“支持”】

  议长贾亚苏里亚敦促议会尽快复会,经由投票表决确认新总理拉贾帕克萨和原总理维克勒马辛哈谁能获得多数议员支持,以化解政治危机。

  西里塞纳领导的统一人民自由联盟在这名总统宣布议会解散前承认,作为在议会不占有多数席位的政党,新总理无法确保获得多数议员支持,缺至少8票。

  统一人民自由联盟发言人克赫利亚·兰布克韦拉告诉媒体记者:“我们现在获得104名或105名议员的支持。”这与西里塞纳早些时候声称已获113名议员支持的说法有“差距”。

  依据宪法,总统任命的总理必须赢得议会信任,即需要议会多数议员支持。议会共有225个议席,出任总理需要获得超过113名议员的支持。

  “决定解散议会清楚地表明西里塞纳先生误判和错误估计他领导的政党在议会所能获得的支持,”美国咨询机构大西洋理事会南亚中心主管巴拉特·高伯拉斯瓦米说,“最终,他会是自己所造就国内政治危机的受害者。”

  【政敌斥“违宪”】

  遭解职的维克勒马辛哈自认能够获得多数议员支持,因而拒绝搬离总理府,呼吁议会复会。

  维克勒马辛哈领导统一国民党。这一党派的议员哈沙·德席尔瓦认定:解散议会“是对宪法的粗暴践踏”。

  另一名统一国民党议员阿吉特·佩雷拉说,这一议会第一大党将向斯里兰卡选举委员会讨说法,也可能诉诸最高法院。

  一些斯里兰卡媒体报道,选举委员会在议会选举前将征询最高法院的意见。

  法律专家告诉路透社记者,依据斯里兰卡宪法,一届议会必须运行至少4年半,才能予以解散。解散议会的途径要么是全民投票,要么获得议会三分之二议员支持。本届议会2015年8月产生,最早可在2020年初解散。

  斯里兰卡这一轮政局动荡至今,联合国、欧洲联盟和印度相继施压,要求各方遵守宪法。欧盟9日在一份声明中说,政治危机已致这个南亚国家的国际形象受损。“任何进一步拖延都将损害斯里兰卡的国际声誉并吓退投资者。”(包雪琳)(新华社专特稿)

ofo小黄车北京总部新址位于中关村的互联网金融大厦。ofo小黄车北京总部新址位于中关村的互联网金融大厦。

  探访ofo新总部:目前正常运营

  资金问题严重、多家供应商停止合作等负面消息近日频发,使得ofo小黄车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就连该公司搬家也在网络上热传。实际上,小黄车的未来更让不少普通用户感到担心。11月9日北京青年报记者实地探访了小黄车新总部。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ofo现在依然是独立运营的公司,每项业务都在正常跟进,用户体验不会改变。

  现场

  公司到处堆着搬家用的纸箱子

  在位于海淀区中关村的互联网金融大厦,矗立在一楼大厅的指示牌上可以看到,ofo小黄车公司位于大厦5层,而在5层同时还有另外两家单位。出了5层电梯向左走,正对着就是ofo小黄车新总部大门。玻璃门装饰条幅上写着:“ofo共享单车 随时随地有车骑”。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里面杂乱地摆着桌子、椅子、纸箱子,空地上还停放着几辆小黄车。公司前台也被搬家用的大纸箱子“占领”,没有接待人员。走进ofo新总部大门向右看,就会发现这里还有个二层。北青报记者在楼上、楼下参观一番,看到这里和许多互联网公司一样,都是大开间办公室,里面坐满了正在工作的公司员工,每人一桌一椅一电脑,工位之间没有隔板也没有空隙,显得有些拥挤,可是非常安静,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在走廊、门厅等非工作区域,也可以看到几十个大纸箱子,有的开封了,大多数还没有开封,显得非常杂乱。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我们刚搬过来,好多东西还没有整理就位。以后把这些东西收拾一下,环境还是挺好的。”

  据悉,此前ofo总部设在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拥有四层办公楼。从9月底开始,ofo搬离其中的两层,直至近日,又搬离剩余的两层。

  释疑

  街头小黄车数量减少是因政策要求

  “目前我们主要的办公地点就是这里。”公司相关负责人称,以前这里也是公司办公位置之一。据悉,这里曾是ofo海外部门和北京分公司的办公地点。对于搬家的原因,这位负责人表示,这次就是一个正常搬家,原来的办公室租约即将到期,目前公司正常运营。针对现在街头小黄车数量明显减少的问题,上述负责人解释,是由于城市管理部门出台政策要求,不仅仅是小黄车,其他品牌的共享单车数量都有所减少。

  对于小黄车用户来讲,这位负责人明确表示,未来小黄车的使用、体验都不会有变化,至于小黄车的运营、管理、维修、养护等,目前北京至少有好几百人负责这方面工作。不过实际上据北青报记者了解,最近不少网友反映ofo退押金很慢,申请退押金时,周期一再延长。还有网友爆出自己交押金时变成年卡的现象。

  此前曾有传言ofo在准备破产重组,上述负责人称已经第一时间辟谣了,并表示ofo现在依然是独立运营的公司,每项业务都在正常跟进。

  现象

  小黄车负面新闻缠身

  近两年来,就在红绿蓝青品牌单车一个个倒下的时候,ofo小黄车却一直风光无限,不断获得融资“输血”。2017年7月6日,ofo宣布完成超过7亿美元E轮融资。该轮融资由阿里巴巴、弘毅投资和中信产业基金联合领投,滴滴出行和DST持续跟投。2018年3月13日,ofo小黄车完成E2-1轮融资8.66亿美元,再次创下共享单车行业单笔最高融资纪录。本轮融资由阿里巴巴领投,灏峰集团、天合资本、蚂蚁金服与君理资本共同跟投。

  但是近期ofo小黄车却负面消息不断。今年9月初有媒体报道,因拖欠货款,ofo小黄车被凤凰自行车起诉。上海凤凰发布公告称,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因与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支付拖欠货款6815.11万元。东峡大通即为ofo小黄车运营方。

  上海凤凰在公告中表示,2017年,凤凰自行车与东峡大通签订了《自行车采购框架协议》后,凤凰自行车与东峡大通签订了多份采购合同。经双方核对,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拖欠凤凰自行车货款6815.11万元。上海凤凰表示,根据采购合同,东峡大通拖欠货款及费用的行为严重违约,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凤凰自行车向法院提起诉讼。

  根据公告,凤凰自行车请求法院判令东峡大通支付货款6815.11万元;赔偿逾期付款违约损失186.52万元;同时支付原告律师费、担保费等。今年10月底,上海凤凰方面向媒体透露,东峡大通尚未还钱,目前仍然在走司法程序,如果有最新进展会发布公告。但截至发稿,上海凤凰尚未发布相关公告。上海凤凰还公开表示,因ofo欠款,上海凤凰方面已经不再接ofo的新订单。此外,有媒体报道称,富士达以及飞鸽亦停产小黄车。

  与此同时,ofo的海外市场也在告急,截至2018年10月,该公司已陆续从印度、以色列、中东、澳大利亚、德国、美国、西班牙、英国、韩国、日本等多个海外市场撤出。

  文并摄/本报记者 赵新培

价格只有一线大牌的1/3,东欧国宝级抗衰老药妆新品首发进博会

  价格只有一线大牌的1/3,东欧国宝级抗衰老药妆新品首发进博会

  “四叶草”内云集了全球好物,展商、客商川流不息,一如当年海上丝绸之路上“苍官影里三洲路,涨海声中万国商”的盛景。值得关注的是,除了巨头企业竞相角逐,更有一些鲜为人知的小众品牌吸引着人们好奇的目光。罗马尼亚品牌娇柔唯达(Gerovital)就是其中之一。

  “我今年47岁了!”一袭红衣的罗马尼亚展商中方代表、宁波帝加唯达公司的负责人陈薏笑着对说道。在和周围采购商们惊讶的目光中,陈薏指指背后满满的展示货架打起了广告,“‘逆生长’的秘诀就在我们公司代理的这款罗马尼亚玻尿酸安瓶里,娇柔唯达是罗马尼亚国宝级药妆品牌,有着129年历史,创始人安娜·阿斯兰博士是老年医学专家,也是提出‘抗衰老’概念第一人……”说起娇柔唯达,陈薏头头是道。

  部长站台吆喝,优质好物敲开中国大门

  娇柔唯达是东欧销量第一的化妆品牌,其明星产品是时下流行的玻尿酸安瓶原液,品质不输一线大牌,价格却只有它们的1/3。此次进博会上,品牌方还针对中国市场首发了两款新品,主打抗衰老和玻尿酸强效保湿。

价格只有一线大牌的1/3,东欧国宝级抗衰老药妆新品首发进博会

  进博会第一天,罗马尼亚商业环境贸易和创业部部长斯蒂芬·杜拉·奥普利亚就特意来到了娇柔唯达展区站台吆喝。“部长早就说好了要来现场支持我们,还特意嘱咐我们定制了伴手礼送给中国的贵宾。”陈薏兴奋地说道。

  进博会上,陈薏每天都在展位驻守,虽然忙却有着满满的收获:“完全超出了我的期待,好几个省市交易团都对我们的产品很感兴趣,因为他们考察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知道、甚至用过我们的产品。他们开出了很诱人的优惠条件,会后我们还会进一步深入洽谈。”

  和陈薏的交谈不时被探进展区内好奇张望的采购商们打断。义乌市山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负责人董新波就是其中之一,这位阿里巴巴的买手有着丰富的电商经验,他告诉:“我之前做了很长时间的进口家具代理,但交易周期太长了,也试水过小商品进口,但这类商品门槛低、可替代性又很强,其实一直在考虑转型。这次进博会让我们开拓了眼界,几天逛下来发现,像娇柔唯达这类东欧国家产品价廉物美,未来肯定会有很大的市场潜力。

  陈薏则笑意盈盈向他发出了邀约:进博会后,带团队来宁波详细谈谈交易。

  进口生意,折射国内消费升级趋势

价格只有一线大牌的1/3,东欧国宝级抗衰老药妆新品首发进博会

陈薏的进口生意经也是“一带一路”倡议合作共赢和消费升级的生动注解。

  2015年陈薏和先生在宁波国际会展中心开出了全国首家专业中东欧商品国际馆“遇见波兰”,主营牛奶、巧克力、饼干等食品。“当时大家对中东欧商品还没什么概念。” 陈薏还记得,她进的第一批波兰牛奶有2万瓶,卖了2个多月才卖完。

  用牛奶敲开国内市场的大门后,她又引进了周边国家的麦片、巧克力等食品,并将事业版图从食品代理进一步拓展到原矿切割和打磨等一系列工序,并以波兰为原点,将事业版图辐射至周边中东欧国家。

  相比食品,化妆品被市场接受需要更多时间,陈薏打定了放长线钓大鱼的主意。她告诉:“中东欧国家潜力巨大,产品质优价廉,只是缺少推广,这次参加‘家门口’的进博会,采购商们的反馈让我们更有信心,这种一对一、眼见为实的洽谈,也使买卖双方节省了大量的成本。”下一步,陈薏打算结合线上线下多种渠道,力争打响品牌知名度,将其打造成与雅诗兰黛、兰蔻等齐名的一线化妆品牌。

  陈薏也希望在此次进博会上找找新的投资方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潜力巨大,除了优质产品,文化交流、教育等服务领域市场也非常广阔。这些天我也会抽空去其他展馆看看,进博会的机会实在太难的,不容错过。”

  作者:周渊

  新华社北京11月10日电(记者于文静)中国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10日表示,中日韩三国在技术、产业、市场等方面有很强的互补性,建议三国加强乡村发展、农业科技和农业经贸合作,力争未来10年中国与日韩农产品贸易额翻一番,达到300亿美元以上。

  韩长赋是10日在北京召开的第三届中日韩农业部长会议上作上述表示的。本次会议以“加强三国农业共赢合作,促进区域农业绿色发展”为主题。会议由韩长赋主持,日本农林水产大臣吉川贵盛和韩国农林畜产食品部长官李介昊分别率团出席。

  中日韩农业部长会议是中日韩合作框架下21个部长级会议机制之一,前两届会议分别于2012年4月和2015年9月在韩国和日本召开。

  韩长赋表示,中日韩农业合作机制成立以来,三方在农业政策以及禽流感、口蹄疫、抗生素耐药性等疫病防控方面进行了深入交流合作;中国与日韩农产品贸易额稳步增长,2017年达到167.8亿美元,占中国农产品贸易总额的8.3%;中韩自贸区建成,中日韩自贸区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也在积极推进。

  在本次会议上,三国农业部长共同签署了《第三届中日韩农业部长会议联合公报》《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农村部、日本国农林水产省与大韩民国农林畜产食品部关于在乡村振兴框架下促进农业合作的备忘录》。

  会议决定,今后三方将加强农村产业融合、农产品质量安全、农业科技创新、农业品牌培育、乡村资源可持续利用等乡村振兴方面的经验互鉴;持续保障本地区粮食安全,促进民众营养健康;联合开展基础研究,推动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农业发展;继续加强跨境动植物疫病防控合作;加强在20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动物卫生组织等多边框架下的合作;中方还倡议以“中日韩+1”的模式,共同探索在第四方市场开展农业农村合作。

  11月10日电 据欧联网援引意大利欧联通讯社报道,由于今年夏季严重少雨,德国莱茵河出现了历史少有的低水位,使水路运输船只载重骤降,从而导致莱茵河畔部分地区机动车燃料告急,多地加油站出现油荒。为解决市场机动车燃料供应短缺,德国联邦当局已批准动用国家石油储备。

资料图:2018年10月21日,德国科隆,干涸的莱茵河河床。

  据报道,由于莱茵河水位下降,为了保障水路运输船只的安全,目前从荷兰鹿特丹向德国莱茵河畔运送机动车燃料的船只,运载吨位已经降到了轮船载重量的30%,上述情况已持续了大约几周时间。受其影响,德国西部和南部的莱茵河畔一些地区,普遍出现了机动车燃料供给紧张。

  德国石油工业联盟方面表示,近一段时间,莱茵河畔附近地区一些储油库已经无油料可供,多数储油库库存燃油告急,许多加油站被迫停止营业。

  一位加油站老板说,他已经几天没有等到燃料运输车辆,再有两天没有油料补给的话,加油站只好停止营业。

  德国自由加油站联邦协会负责人斯蒂芬•齐格说,在几周的时间内,加油站普遍出现燃料短缺,已经严重影响了民众的出行。目前,莱茵河畔各种燃料齐全的加油站已经很少,很多司机为了加油经常要跑几个加油站,才能找到所需要的燃油。

  齐格表示,为了缓解莱茵河畔机动车燃料供应危机,从10月26日开始,德国联邦政府已批准部分燃料短缺的联邦州,动用联邦石油储备供给市场。到目前为止,联邦石油储备已向市场提供了7万吨汽油、15万吨柴油和大约5.6万吨煤油。这些燃油仅限于供给北威州的科隆行政区、黑森州、莱法州和巴符州,以及巴伐利亚州的外弗兰肯行政区市场。

  德国莱法州安德纳赫地区石油贸易公司工作人员表示,虽然联邦石油储备暂时缓解了市场供应,但也只有平时油料供应量的30%,远远无法满足市场需求。

  据悉,在过去40年的时间内,德国联邦石油储备只向市场开放过3次。此次莱茵河畔机动车燃料供应出现全面紧张,政府不得不再次动用国家石油储备,以解市场燃眉之急。(京莺)

娱乐天地娱乐平台万达平台华宇平台华宇娱乐华宇代理拉菲2拉菲娱乐拉菲平台1号站平台1号站1号站娱乐